2012年高考新课标卷语文试题评析:试题平稳 难易适度 导向明确 亮点突出

语文 整体上,试题平稳 难易适度 导向明确 亮点突出


  总体评价:试题温和平稳、难易适中、导向明确亮点突出


  温和:语文卷无论是结构、板块、难度,还是知识、技能考查虽与去年全国1卷的风格有较大差别,但与2011新课标卷没有太大的起伏和变化,对能力的要求体现了渐变性。让学生初一接触有种温和之感,利于树立信心。


  平稳:试题知识点覆盖广,关注人生,关注社会,关注现实,关注国家发展依然是试题命制的出发点和导向。从试卷的构成板块看,保持了高考命题相对稳定性。试卷整体平稳:Ⅰ卷由必考题现代文阅读、文言文阅读、古代诗歌阅读和选考题文学类文本阅读、实用类文本阅读构成。Ⅱ卷语言文字运用题由成语、病句、语句衔接、有条件补写、仿写、作文构成。除语言文字运用题16题考查补写(常规训练考点)外,其他没有变化,基本保持着近年来该科新课标试题的命制规律,避免了对考生及教学的过分刺激,避免了大起大落,体现了渐变的特点。现代文阅读选的是吕乃基的《进行于世界3的技术》,体现了对前沿科技的关注;文言文仍然是人物传记类《宋史·萧燧传》;古代诗歌是宋朝大词人晏几道的《思远人(红花黄叶秋意晚)》。这些方面的考察具有一贯性,几年与去年试卷考查的侧重点都是一致的。这一方面,体现考试的公平性,命题及题型的一贯性和命题思路的渐变性。另一方面,更加重视的是能力的考查,尤其是第16题,不是单一的补写考察,限定的条件,对考生能力的要求更高些。其它题目,比如,名篇名句默写的考查,选考题的考查,题目难易估计于011年基本持平,这是2012年试题平稳一面的最大体现。无论文学作品阅读板块老舍先生的《马裤先生》,还是实用类文本阅读板块王国藩先生的《谢德希传》中的片段“谢德希的诚与真”,都对考生的人生观、价值观具有启迪性与引导性,体现的是新课程的人文关怀。总之,整张试卷基本上属于小坡度慢滚动,渐有变化,较为平稳地完成与新课程新课改教学的接轨,有利于素质教育,激发教师教学革新的积极性。


难易适度:今年语文试题温和平稳,整体上难易适度,没有偏、怪题目,对于稳定考生的心态,起了很大的作用。另一方面,作文题目貌似温和,写好不易,但诗歌鉴赏题似难实易,第13题成语考查难度较低,16题补写难度较大,加之平时训练有限,得分恐怕不会太理想。补写虽是高考常规考点,扩缩补选仿变都属老题型,但老题新趣,应属于今年语文试题的亮点之一。但此考点由于10多年没有考过,所以,复习备考中易被忽视。还有名句默写等难度都不大,因此,整体看来,难度适中。


导向明确:试题符合教学大纲与考纲对于学生能力要求,考试内容将社会进步、科技发展、学生感知联系起来,把知识技能的考查与学生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的考查有机结合起来,体现了新课改精神。尤其是作文板块,体现语文命题的变化性、灵活性和导向性。


亮点突出:今年语文试题有两大亮点:


第一个亮点是第16题,老题新趣,赋予旧题型新的生命,值得看好,尤其是对考生能力的考察方面,更有利于优秀人才的脱引而出。


第二个亮点,是作文板块。重视理性思辨,重视社会素养。作文,是今年高考语文试题的一道风景和耀眼的亮点。与2011年“中国崛起”相比较,命题形式虽然相同,但其材料实质发生了较大的变化,这种“暗”变,体现了高考命题改革的思路,完成了与新课程改革相配套的命题内涵和形式的改革。应当说力度很大,对教学有很强的引导性和指向性,是一次亮点突出的成功的命题。


总的来讲,今年新课标卷作文凸显以下积极的现实意义:


    其一,倡导高尚品行。全国课标卷作文题的材料,讲述的是修船工因补好船主忘记修补的洞,最终救了船上的人而得到船主报答的故事。好人好事,古今中外都推崇备至,今年将它作为试题推出具有现实的意义。


  其二,思考生活道理。生活中蕴含着无穷的智慧以及做人的道理,生活是年轻人健康成长的第一课堂。


    其三,加强哲理思辨。哲理思辨是中学生经常遇到的问题,从选才角度,高校也需要具有哲理思辨能力的学生。


其四,符合课标提升学生能力的原则要求,命题增加了对教学的导向性和对学生学习的指导性,着重指导学生语文学习不能脱离现实和生活。有助于培养学生对于社会的责任感,让他们更加关注社会、关注身边的事。


其五,符合新课改理念,新课改的总体目标是训练学生思维,而不是死读书,能力的培养是新课标的核心;在打击了套作和无病呻吟的文章上,今年交以往任何一年都有所作为。


因此我们认为,今年的作文试题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性。试题材料所彰显的精神与品质也是我们这个社会所缺失的并应大力提倡的,也是需要人们广泛思考的,同时最大程度上体现了“贴近学生实际,让所有的考生都有话可说,有啥可写”的命题思路。是2011年启发考生对重大问题“热”思考之后,引导考生对社会风尚、社会价值体系,人与人、个体与团体,为人处世风范等问题进行一次极富理性思辨的“冷”思考。高尚品行、人生楷模一直是高考作文命题立意的常用主题,这对引导学生确立正确的价值观、人生观很有意义。


教育部考试中心主任姜钢指出:今年高考作文改革有两大特点:一是,材料作文可写性、选择性、导向性、探究性、防套性好,可更好地满足高考语文的测量要求。二是,今年的作文均具有积极的思想导向,反映时代主旋律,贴近考生实际,有利于素质教育,有利于创新人才的选拔。


基于以上分析,联系2006年“彭宇案”、2011年“小悦悦事件”发生以来,我国舆论关于社会公德有很多热议。在20123月全国掀起学雷锋热潮,雷锋给人印象最深方面很多,其中那句“雷锋出差一万里,好事做了一火车”,相信曾给许多人留下了更深的印象,5月“最美女教师”张丽莉的英雄事迹广为传颂的现实大背景,我们认为具体立意可以从以下思路入手进行分析。


1.从材料整体含义出发:君子之气或君子风格;分内与分外;也可以联系我国现在一些不懂感恩的社会现象阐发,同时还可以从船主知恩图报的行为、修船工做好事有好报、鼓励更多人做好事等角度进行阐释。


2.从漆船工的角度:可以从修船工责任感、默默地做好事、不要报酬的角度阐发,赞做好事,不求回报;踏实做事,高尚为人;举手之劳显风范等


3.从船主的角度:做人当知恩图报,批评船主“重小轻大”错误,因其本末倒置式应对措施(补漏比刷漆更重要)险些酿成大祸,从这个意义上讲,可立意为:补漏比刷漆更重要等


4.也可以扣住材料谈诚信、忠实、释放善意等,还可以编述做好事不图报酬的故事等


5.其他角度:追究船主监管不力的责任;指出船主孩子安全意识淡薄;甚至可以讨论漆船工“补漏”的是与非等


也许有人会问,单单写负责或职责或责任心行不行,我个人认为,应但不会是一类立意,别忘了,材料很明确,漆船工职责是漆船,而“补漏”并不在人家的职责范围之内。


当然,如果反向立意当然也是可以的,比如只漆船不补漏也无可厚非。但必须指出:补漏更显出人格风范之伟,应当提倡。总之,作文的立意在结合材料的基础上应联系社会实际,切不可有悖于主流审美情趣,对材料社会导向性进行颠覆或扭曲式解读。


可立意的角度虽多,但不是所有的角度都是一类立意角度,只有合于材料整体含义、命题意图、社会主流审美情趣和价值取向的角度才能算一类角度。

从王大绩老师处贴来的精华

·绝不做绞杀学生思想的帮凶  (2010-5-19 9:26:00)王大绩


一位语文教师的吁请:绝不做绞杀学生思想的帮凶


王大绩


  中国高考的使命是:有利于高校选拔优秀人才,有利于中学素质教育。
  《高中语文课程标准》规定:“表达与交流中要鼓励学生自由地表达、有个性地表达、有创意地表达,尽可能减少对写作的束缚,为学生提供广阔的写作空间。”
  这应该是我们写作教学和考试的指导方针和行为底线——是不容许逾越,甚至不容许讨论的底线。
  这个底线的坚守,还不仅只是为了一次考试的使命,一个标准的遵循;更为重要的是,这是对中学生个性发展和创造性思维的尊重,而创造力是一个民族发展的原动力,因此,这种坚守,实质是在坚守民族振兴的底线。同时,这也是对写作固有规律的遵循,对因材施教的教育规律的遵循。
  高考,从1999年开始的“话题作文”,到2006年开始的“新型材料作文”,都遵循着这一原则命题。或就话题说明提示:“这个话题的范围是很宽泛的,只要与话题引发的思想感受有关,都符合要求。文体不限。可以记叙经历,编述故事,抒发感情,发表议论,展开想象,等等,题目自拟……”或就材料说明要求:“选择一个角度构思作文,自主确定立意,确定文体,确定标题;不要脱离材料内容及含意的范围作文……”白纸黑字,没有任何误解的可能,甚至没有给任何曲解留有余地。
  但是,某些省市主持阅卷的负责人,却动用权力,制定并推行潜规则,固执地站在对立的立场上。
  很多省市在阅卷中,都要为材料作文制定“最佳立意”“二等立意”……这是毫无道理的。在生活中,受主观或客观条件的制约,在某一时间、某一地域,或许有诸如上策、中策、下策的“最佳方案”或“次佳选择”;但在思维和写作空间,必然是心骛八极,神游万仞,海阔天空的。在写作范畴,从来没有立意和选材“行与不行”的限制,只有作文“好与不好”的标准。就是我们把一切体现民族根本利益的原则置之脑后,退一万步讲,所谓“最佳立意”也是作文题目所没有的限制。这当然是一种人为的阻挠,一种以个人意愿亵渎国家考试的行为,一种不能为外人道的潜规则。
  最近在广东省东莞市召开的一次高考语文备考的研讨会上,《语文月刊》主编庄森教授非常沉重地介绍了广东省作文阅卷的状况。
  广东是最早实行“新课标”高考的省份,几年来作文都采用话题或标题命题。阅卷负责人,别出心裁地制定出“采词归类”的评分方法。例如“雕琢心中的天使”这个题目,考生作文里,有“雕琢”“心中”“天使”三个词语的进“一类”,少一个词语就下降一类。这也刻板得太可笑了吧?如此看来,苏东坡的“记承天寺夜游”只能是三类文了,因为文中既无“记”字,也无“游”字。而“出师表”“隆中对”肯定不及格了,因为题目中的词语,文章里一个也没有。而那首很著名的现代诗歌“生活”,只能得零分了,因为这首诗只有一个字:“网”。作文是要扣住题目,但扣住题目又怎么可以简单化地以有没有某个词语认定呢?
  庄森教授介绍说,很多阅卷老师认为优秀的作文,都被阅卷负责人打入冷宫,“采词”就是一条硬杠。这也使得庄森教授——这位复旦大学的文学博士——自己的作文观被彻底颠覆。
  2005年广东省高考作文话题是“纪念”,由于当年深圳市模拟考试有个作文话题是“怀念”。阅卷负责人就抓住题目提示材料的一句话规定:“纪念”必须“是用一定的方式对人对事表示怀念”,划出了一条“方式”的硬杠。提示材料的另一句话“写一篇文章也是纪念”,却被排斥到“方式”之外。如此说来,鲁迅先生的名篇《为了忘却的记念》,就跑题了,算不上“纪念”了。
  当年广东省作文的评分标准,明明规定“以题意、内容、语言、文体为重点,全面衡量”,就这样被阅卷负责人公然践踏。在霸道的“硬杠”裁断下,多少优秀作文落马,多少平庸作文侥幸!
  2009年广东省高考作文题目只有一个词语“常识”,一篇很平庸的作文居然得了满分,其原因就是作文里“常识”这个词语,出现了三十五次。
  广东省阅卷负责人对写作“常识”这一作文题目,做出了如下解释。
  判定文章是在“常识”范围内、还是在“常识”范围外写作,主要从以下几个方面来界定:
  (1)《现代汉语辞典》解释:普通知识;《简明哲学辞典》解释:来自公民的生活体验与社会共识。
  (2)“常识”的外延:凡是已被大众普通了解的知识,已被社会共识的常理、常情、常规、常言,均可以视之为“常识”。如:旭日东升、晚霞西落(自然常识),尊老爱幼(社会伦理常识)等;
  (3)“常识”的内涵:常识必须同时具备两个基本要素:
  “常”:平常、普通、普遍、普及;不是精英、不尖端;
  “识”:主观的认知;人对“平常、普通、普遍、普及”的认识;
  只有“常”没有“识”不行,只有“识”不“常”也不行。
  如:“尊老爱幼”是一个常识,因为具有“常”的要素,是几千年来已被社会共识的常理,具备了人对老、幼的一种态度的认知、认可,所以也具备了“识”的内涵。
  比如:爱是常识,这样的判断是不准确的,“爱”是行为,不是人的主观的认知,“爱”什么才是,所以必须要转化为爱幼、爱国什么的。
  又如:人们如果都不懂的,这不能算是常识。
  (4)“常识”具有相对性,有专业领域,在这一领域中可以称得上是“常识”。
  比如:文学常识:“文学是可以虚构的”,这是一个常识,虽然文盲是不懂这一常识的,但这并不能否定这一认知是常识。
  中医常识:“望闻问切”是中医的一个基本常识,虽然普通人并不知,但也并不能否定这一认知是常识。
  (5)“常识”具有地域性:生活在沙漠中的人,他们知沙漠的生存常识;生活在水上的人,他们知水上的生存常识;
  (6)“常识”具有阶段性:
  如:《三字经》在古代是启蒙之作,这是常识。但现在已经不是了等等。
  难为阅卷负责人如此“负责”。这是一种典型的“写作常识观”的展示。须知,高考试题是要求考生以“常识”为话题写一篇作文,而不是在作关于“常识”的涵义界定。在这种陈旧写作观念的自我封闭中,广东阅卷负责人当然也就对提示材料中的“常识须推陈而出新”视而不见。如果按这种违背常识的观念认识“常识”,那么很多作文题目,考生根本就无法写作。例如2006年辽宁省的高考作文题目“肩膀”。查查《现代汉语词典》,“肩膀”的解释是:人的胳膊或动物前肢和躯干相连的部分。那么,这是不是给医学院外科专业学生出的题目啊?
  “新课标”在酝酿阶段,就有过一个著名的题目:“冰化了是什么?”“冰化了是水”,这是常识,作文有它的一个空间,但它绝不能覆盖作文的全部空间。“冰化了是春天”,这才是作文更广阔的思维空间,你能说它违背常识吗?我们允许封闭它吗?可是,最早推行“新课标”的广东省高考作文阅卷,许多年来,竟然顽固地站在与“新课标”对立的立场上。
  不仅如此,广东省阅卷还规定,同样水平的作文,议论文要比记叙文多给5分。题目明文说“自选文体”,阅卷偏偏要厚此薄彼,这不是不讲理吗?不讲理却还要说出个道理:学生进大学后,更多的需要是写议论文。这真是欲加之理,何患无辞!记叙是一种最基本的写作能力,也是培养学生观察生活、思考生活的必由之路。谁说大学生更需要写议论文?历史需要讲述,地理需要讲述,就是自然科学的学科也是在讲述,《物种起源》《相对论》《统筹方法》……无不是在讲述。封闭记叙的大门,是不是要要窒息学生认识生活的通道?
  还不仅如此,广东省阅卷还规定,在议论文中,最推崇“三段论”的结构。真是不置考生的思维于僵化的教条不罢休。
  广东省是高考自主命题、自主阅卷的省份,命题和阅卷都由广东省教育考试院负责。如果相关领导机构认为作文阅卷必须“采词入类”,必须“抑制记叙”,必须倡导“三段论”,那么,作文题目中就应该明文要求:“有××词、××词一类文”,或“××词出现××次一类文”;“记叙文降低一类评分”;“‘三段论’提高一类评分”。现在不搞“阳谋”,是不是有些“阴谋”的味道啊?
  有一种解释是,几十万份作文要在几天之内阅完,要在几十秒钟给一篇800字的作文分类、划等、按项打出分数,只能这样划杠评分。不然完不成任务。我真不知道这种阅卷是要完成什么任务?是要完成高考“有利于高校选拔优秀人才,有利于中学素质教育”的任务,还是要完成自己不可告人的任务?
  我们面前的选择其实很简单。或者废弃高考“有利于高校选拔优秀人才,有利于中学素质教育”的使命,废弃《高中语文课程标准》对于写作的明确规定,颠覆高考作文命题的一贯方针;或者深刻反思并坚决纠正这种霸道的“削足适履”的阅卷行为
  此类阅卷负责人声称,如果不这样做就无法完成阅卷工作。这是明目张胆的要挟。孔子云:“陈力就列,不能者止。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为之辞。”报载,有个退休护士私自开诊所,虽然从没沾过手术刀,竟敢做剖腹产手术。里面缝合不上了,居然就把产妇肚皮囫囵一缝了之。“削足适履”的阅卷行为即同此类。
  高考是教学的指挥棒,这是不争的现实。就是在此种阅卷的桎梏下,“新课标”推行几年,未进反退,作文教学领域万马齐喑,一片肃杀。如果说,这类阅卷负责人有意葬送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确实是在扣大帽子;但说他们是在自觉、刻意地阻遏“新课标”的推行,应该是名至实归。
  杰拉德·格林在《大屠杀》一书中描绘了一幅触目惊心的景象。数万名犹太人顺从地脱衣服,顺从地走向屠场,一批批按施害者需要的“装沙丁鱼”方式躺下,接受被枪杀的命运。这些受害者为什么会这样顺从?因为管理他们的“犹太人委员会”认为:有秩序总比没秩序要好。是他们协助加害者在“最终解决”的过程中建立了秩序。
  不错,高考作文阅卷没有枪杀生命,但却在绞杀中学生“自由、有个性、有创意”表达思想的意愿——中学生今日的思想,就是中华民族明天的精神。作为一名语文教师,我惟有对我的同行们发出深沉的吁请——把作文教学和备考,纳入“新课标”的渠道,使学生在提高语文素养和做人品味的同时,自然获得相应的成绩;绝不做兜售潜规则的“卖拐人”。昔日的“犹太人委员会”可为鉴戒,我们绝不做绞杀自己亲爱学生思想的帮凶。